“阉鸡一只也没收回,就当是扶贫吧”

□ 本报记者 韦 佐 谭楚翎 几声犬吠传来,像是向主人通报有客人前来造访.1月16日下午,在江平镇那漏村支书鸡贤相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位于那漏村的康竹园生态种养基地.因事先约定,基地主人——东兴康竹园原生态种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袁建清,听到狗叫声便出门迎客. 袁建清是桂林永福县人.21年前,他来到江平镇那漏村承包土地种植龙眼、荔枝,但由于土壤、气候等因素,他种下的果树10年来都没有好收成.于是他另辟蹊径,搞起了林下养鸡.渐渐地积累了技术,从2015年起,他先后被自治区、防城港市和东兴市聘为农村科技特派员.现在,还是防城港市和东兴市的农村科技特派员. 说到养鸡,老袁说,2017年,通过政府招标,中标后他开始育鸡苗,育了4.4万羽,一直养成0.5公斤左右的小鸡,再由政府统一采购,由东兴市里的、各乡镇的扶贫干部和各村干部再分到730多家贫困户手中.每户分两批,每批30只.签好协议,养到7个月后由他全部回收.养殖期间,他无偿传授技术.此前,在东兴市的名优特产专卖店,合作社是有订单的.现在距离春节没有多少时间了,可是一只成鸡或阉鸡都没有回收. “2017年由于遭受禽流感影响,那几个月养鸡血本无归,如今供不应求,以致造成今年鸡价大幅上涨.”老袁说,“估计春节期间,正宗生态放养的阉鸡,价格超过30元1斤.所以,先前协议上的价格,哪怕是再涨一点,也无法回收一只阉鸡.” 2017年春节,老袁还回收了大约300只阉鸡,但这对于偌大一个基地,对于原来发放出的数万只小鸡,这个比例显然微不足道.“就当是扶贫吧.去年养的阉鸡今年卖,一只阉鸡大约赚50多元.”老袁笑笑说,“贫困户养60只阉鸡,算成活50只,就能增收2500多元.” 除了养鸡,去年老袁还在示范基地种植了60亩原生态无公害“红姑娘”,收成不错,产品早已卖到市外区外.他让当地群众参与种植,全程由技术员负责指导.合作社给周边群众统一发放薯苗,不断扩大优良品种的“红姑娘”种植面积. 阉鸡收不回,老袁另想办法.他说,今年,他将从广东引进“五黑鸡”(嘴黑、毛黑、脚黑、肉黑、骨黑),仍用他五六年前饲养土鸡获得注册的“竹井牌土鸡”商标,但今年主要饲养精品蛋鸡,专门卖蛋,1枚可卖到1.5元.自己先养好,再向合作社成员、周边农户和贫困户推广.鸡蛋由他统一回收.“养阉鸡周期较长,养蛋鸡则天天有收入.鸡屁股就是个小银行,更容易增收,更容易脱贫.” 新一年,老袁同时还计划饲养生态“月婆鸡”,专供坐月子妇女.虽说是“月婆鸡”,当然了,男人、老人、小孩一样能吃.
“中国旅游日” 乐游广西(防城港)精品旅游路线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