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拉队伍就能办晚会”

本报记者 宋浩源 近日,江平镇的李先生每天晚上下班回到家后都没能和母亲吃上饭.原来,李先生的母亲最近学了几支广场健身舞,每天早晚只要天气好,都会和朋友们一起到镇上的空地上露“两手”. 队伍多,但井然有序 “在江平镇,还有太极剑、采茶戏、现代舞、篮球等文体类队伍.”江平镇文化站站长吴国贺告诉记者. 以前无论是镇上还是村里要举办文体活动都需要文化站组织,如今在文化站的带动下,这些活动都由群众自发组织,即便在乡下也已经发展到了每个村都有一支篮球队和龙舟队.每年端午节,镇里都会从中选拔队伍参加在西湾举行的海上龙舟赛. 每天晚饭后,操场上总是“挤满”前来活动的群众,但是现场井然有序,各类活动开展不相冲突. “群众是越来越多,光是跳舞的队伍就有好几支,但大家挨在一起,一是太吵有干扰,二是不安全,比如说像太极拳的音乐和现代舞的音乐就不一样,一个是柔和的,另外一个是激昂的,很混乱.”吴国贺说. 在文化站的协调下,把江平镇群众平时活动的区域分成南区、北区、政府广场、国税广场等4个片区,各支队伍互不干扰,活动有序开展.不过在音乐四溢的各个片区,是否会影响周围居民呢? “群众在每天7时和19时开始活动.在夜间,活动也只能在23时前结束.”吴国贺表示. 白天挖螺挖沙虫,晚上唱歌跳舞 “现在脖子伸展自如.”王大姐平时喜欢和朋友们打打麻将,长期保持固定坐姿,颈椎出了不少问题,不久前参加广场上的舞蹈队,每天晚上都来锻炼一下. 吴国贺表示,以前文化站会在固定的节假日组织文艺体育活动,现在的活动频率比以往要大得多,隔三差五就组织起来,而且不再限于城镇,在农村也施展开来. “许多村民白天挖完螺和沙虫回到家就赶紧吃晚饭,早早去到歌圩舞台练舞唱歌,积极得不得了.”江平镇氵万东村的沙龙歌圩负责人、该村村民李仕齐说. 从2013年开始建立的沙龙歌圩在每年春节期间和每个月农历初二、十六这两天都会举办文艺活动.吸引了来自松柏、竹山、企沙等地的群众参加.他们传唱的歌曲多以当地民歌为主,题材涉及村民日常生产和生活.现在每个月歌圩都会开展活动,每次都能吸引一两百人来参加. 文艺下乡,村民越来越专业 今年春节期间,江平文化站就以“清洁乡村”和“廉政建设”为主题在氵万尾、班埃等7个村开展文艺下乡活动.鉴于以往江平各村文化硬软件条件薄弱,文化站还在活动经费、培训和音响设施等方面给各村文化活动提供了有力支持. “春节期间的文艺晚会,文化站还给我们提供了活动经费支持,村民们也集资一部分,对唱歌和舞蹈的热情从来不减.”李仕齐说. 氵万东村还成立了一支拥有五六十人的舞蹈队,在一名退休干部的指导下,水平不断提高.群众不再满足于基本的舞蹈动作和依赖政府及文化站的支持,而是向自发性和高技术方向迈进. 传承文化,满足群众精神需求 作为全国少数民族京族的聚居地,江平文化站还承担起了传承民族传统文化的重任.京族服饰制作技艺生产性保护示范户樊文英的服装店在文化站的帮助下进行了精装修,如今一件件京族服装在店里的高级玻璃柜上得到展示. 走进离文化站不远的江平中心幼儿园内,贝壳、鱼类、京族斗笠等挂饰布满幼儿园的各个角落,形成一个充满创意的民族海洋主题幼儿园.为了弘扬京族独弦琴文化,幼儿园还为孩子们开设了独弦琴课. 上世纪80年代成立的江平文化站,在缺乏基础设备的条件下,一如既往支持群众文化活动建设.近年来,在各级各部门的支持下,文化站内设多功能活动室、图书报刊阅览室、电子阅览室、辅导培训室、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服务室、娱乐室等六科室,藏书近万册,报刊杂志21类. “以前文化站主要定位于协助镇里在节假日举办一些文化活动,相对单一,但如今随着时代发展,江平文化站的服务功能向全方位和多元化发展.”吴国贺说,“现在江平已经成立了十几支文艺队伍.如果现在马上要举办晚会,只要文化站一通知,就能拉出队伍,甚至不用怎么编排节目.” 面对社会的快速进步和发展,江平文化站担负起了满足广大群众精神文化需求、提高农民文化素养、调动农民群众文化参与积极性的重要职能.
重庆时时平台《12天籁·京岛渔歌》在市文化艺术中心华丽上演